北江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德国制造业称冠全球的秘密

发表于:2019-07-11 10:53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在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对手和中国这样的低劳动成本国家对手的竞争中,德国那些聪明的制造者是如何在全球化浪潮中成为了最优者?本文揭示了德国制造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继续保持世界出口第一位置的深层秘密。这篇文章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中国制造应该朝什么方向努力。

  用卫星导航的联合收割机

  你如果认为农业机械乏味无趣而且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则可以肯定你没有见过Lexion系列的联合收割机。这种世界上效率最高的联合收割机是由卫星和激光来提供精确导航的,它每小时可以收割60吨粮食足够供给35万人的城市1天所需的粮食,实时的感应器可以测算每平方米土地的产量,而且可即时调整下一个季节施用的种子和化肥量。格拉斯公司(ClaasGmbH)在德国哈瑟温克尔市(Harsewinkel)生产的Lexion联合收割机每台标价40万欧元,比与其竞争的同级别顶级收割机价格高出1/3,但是,更高的生产率让从俄罗斯和澳大利亚来的大农场主们趋之若鹜。有3000名工人的哈瑟温克尔工厂76%的产品都要销往国外,而且该工厂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09年。中国的竞争对手并未让这个快速成长的年销售额27亿欧元的格拉斯公司感到担忧。公司总裁瑟奥弗赖(TheoFreye)说:只要不断创新,我们就不怕任何人。

  历史的教训

  德国制造的光环并非与生俱来,从历史上看,德国制造经历了由弱到强、由辱到荣的灰姑娘式的蜕变进程。

  德国是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19世纪30年代才开始工业革命,较邻国法国晚了30年,此时英国工业革命更是接近尾声。由于世界市场几乎被列强瓜分完毕,追求强国梦的德国人在列强挤压下,以剽窃设计、复制产品、伪造商标等卑劣手法,不断仿造英、法、美等国的产品,廉价销售冲击市场,由此遭到了工业强国的唾弃。1876年费城世博会上,德国制造被评为价廉质低的代表。

  1887年,英国议会通过新《商标法》条款,要求所有进口商品都必须标明原产地,以此将劣质的德国货与优质的英国货区分开来。

  从那一时刻起,德国人开始清醒过来:占领全球市场靠的不是产品的廉价,而是产品的质量。于是紧紧抓住国家统一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战略机遇,改革创新,锐意进取,通过对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大力发展钢铁、化工、机械、电气等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催生了西门子、克虏伯、大众等一批全球知名企业,并推动德国在一战前跃居世界工业强国之列。

  世界工厂的制造者

  能把普通的金属敲打成震惊世界的科技奇迹,是德国公司成为全球化首要受益者的主要原因。在世界经济大国里,只有中国和德国自2000年之后出口份额有较大增长。德国的出口份额增长了5%,而法国、日本和美国的出口份额却分别下滑了10%、25%和30%。美国目前的出口份额占全球的约8.6%,而2006年时曾占12%。德国的出口份额则从8.5%增长到了9.4%,中国的从3.8%增长到了8.1%。

  当其它西方国家担忧经济下滑时,德国经济却似乎正处于马达轰鸣的前进中。占德国出口份额1/3的机械制造商协会,2007年11月修订了当年的产品数量增长了15%这是自1969年以来最快的增长率。汽车工业的最新数字表明,2007年的出口飞速增长了11%,这个行业使就业率比1995年增长了20%,解决了16万名工人的就业问题,而由于汽车出口的带动带来的工作数量,也从1995年的590万增长到了现在的830万。诸如火车、涡轮机以及化学制品业等其它制造业也在快速增长,经济学家们开始谈论德国的再次工业化和第二次经济奇迹了。

  德国的经济奇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界看来会损害德国经济的国家那些拥有廉价劳动力的新兴国家的成功。它们没有削弱德国的经济,反而给德国经济增长增添了动力。因为它们的新兴中产阶级购买了大量德国汽车,而且其工厂购买了大量德国高科技重型机械。这些是德国的传统优势产业,和其它西方国家相比具有更强的竞争力。在2003年,德国而不是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机械出口国。2006年,德国公司向国外出口了价值1.1万亿美元的产品,同年美国出口商品总价值为1.04万亿美元,中国为9690亿美元;如果加上售后服务,美国稍微领先一点。

  曾经有人认为,全球化会让德国这样的传统的高工资经济国家再也过不上舒服日子了。因为未来是属于高科技和服务行业,而不是老式的制造业。但是,德国颠覆了常人的看法,这可能为其它发达国家提供一种经济发展模式。

  正当邻国关注一些奇迹时,德国公司重新获得了他们在1990年代初期失去的竞争力。例如,与一些联盟、协会打交道的技巧,帮助宝马公司(BMW)和西门子公司(Siemens)这样的大出口商,与其它法国这样的主要出口国家的竞争者们相比,降低工资费用约15%。当德国的劳动力市场由于负担过重而僵化不变时,1990年代临时工的合法化帮助企业变得更加灵活。

  全球化里巧用势

  但那只是故事中最著名的部分。更不为人熟知的是德国公司在全球化浪潮里巧妙地利用优势发展自己。首先是回归传统经济模式。和流行的看法不同,自从新千年来临之后,并非信息产业或者中国制造的消费者产品在推动世界经济增长。那是因为1990年代曾让美国和日本等国家大获收益的信息技术(IT)的繁荣,因为技术硬件价格的下跌而已显失败。

  同样,约占世界贸易1/5的服务业近年来的发展也处于停滞状态。而新兴经济体购买机械设备的数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比如,中国和俄罗斯都在中东建立工厂,大规模地升级改造交通运输设施和改善基础设施--据经济学家们预测,这种趋势将会持续几年甚至几十年。1995年以来,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占德国出口增长的1/3以上,德国2006年对这些国家的贸易顺差甚至达110亿欧元,如果不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能源提供商计算在内的话,贸易顺差则为210亿欧元。

  甚至当其它西方国家使自己的工业部分缩水的时候,德国在这些迅速增长的领域与他们的对手相比则扩大了市场份额。这就是德国的以制造业股为主的法兰克福指数(DAXIndex)在2007年大幅上涨了22%的主要原因,超过了美国的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和英国的金融时报指数(FTSE)18点,超过法国巴黎的CAC40指数21点,超过了日本的日经指数(Nikkei)33点。

  在这些收获的背后,是象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上涨82%)这样的汽车制造商和西门子公司(上涨44%)这样的跨国企业集团这些出口大户。德国一家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管理咨询大家赫尔曼西蒙(HermannSimon)告诫出口商们说:中国或许是世界工厂,但是德国公司正在制造世界工厂。而且他们发现在自己的国家制造世界工厂是非常有利可图的。

  第二次全球趋势与人们所熟悉的关于全球化和外包的议论是相矛盾的,这正是企业越来越靠质量进行竞争而非靠价格竞争的方式。我们都希望中国进入某一领域,从而迫使德国专门研究其他领域。耶鲁大学贸易学家彼得舍特(PeterSchot)说。而不是象经济学家们现在所吃惊地看到的德国公司业务稳固甚至蒸蒸日上,因为,这些公司的产品是和中国同样的产品在竞争。

  彼得舍特说,显而易见的结论是,那些价格更贵的德国产品有更加能迎合客户需求的东西,例如,更好的产品质量或者提供终身保修、系统集成和更新服务。这就是德国公司能在从可可粉加工机、模切压痕机,到提花经编机和口红填充机等稀奇古怪的机械市场中称霸全球的原因(每一种机器的市场中,单独一个德国公司就控制着70%或更多的全球市场)。舍特认为,只要德国工人能保证产品的质量,中国的产品就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质量、技术和服务制胜

  德国公司没有坐等中国赶上的一种迹象是,顾客愿意为德国的产品所付的产品溢价正在稳步增长之中。德国对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的出口价格增长,自1990年代末以来是中国的2倍,即使是美国人也订购更多的德国产品。在法国这个德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德国产品的溢价比出口的商品增长得更快。舍特表示,较宽的价格差距反映了质量的提高,因为德国企业更专注于那些更复杂的产品版本。

  以多尔曼公司(Dorm)这家世界一流制造企业为例,这家公司最初看起来生产的只是普普通通容易更新换代的东西,像门锁、铰链和玻璃幕墙等。然而,多尔曼公司却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德国公司之一。它已经把工厂开到了上海和迪拜。

  多尔曼公司是如何打败众多价格低的竞争对手的呢?这家销售额7亿欧元的公司是德国专利权拥有者前50强之一,并且是极少数能够在象160层高的迪拜塔(BurjDubai)这样的大厦工程中安装与其门硬件相配套的复杂的安全系统的公司之一。这不仅仅是制造最好的锁的问题,而且是具有顶级安全软件和最好的项目管理者的问题。

  类似地,德国沃斯公司(Wrth)把螺栓、螺钉和建筑硬件这些产品做成了年销售额7亿欧元的全球帝国,其公司的增长率象中国一样维持在12%已经超过10年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弗里德曼(RobertFriedmann)说道,我们的产品可能是技术含量低且可无限复制的,但没有竞争者可以在86个国家中处理每星期7天全天候24小时的产品查询。

  这些似乎是过时的却正在悄悄进行技术革新的中型公司,与西门子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这些制造业巨头一样,正处在新的知识经济的核心地带。根据一个专注制造业的著名咨询公司慕尼黑奥纬咨询公司(OliverWyman)的数据,估计宝马公司和专营汽车零部件的博世集团(Bosch)的技术创新,占全球汽车工业技术创新的2/3。

  德国或许不是基于大学搞研究的先锋,位于科隆(Cologne)的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一位经济学家乔根马特斯(JrgenMatthes)说道,但我们的机械和汽车工业,利用其它国家发展的信息技术,并找到了将信息技术集成在我们的产品中的创新方法。

  一项由德国的弗朗霍夫研究所(FraunhoferInstitute)的研究表明,德国制造商(代表着国家RD费用的90%)引入新产品的速率,是我们通常在信息产业才能看到的速率。

  例如,德国机械制造商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1/3的收入都来自投入市场中的(新)产品。以传统观念看,这些公司专注的或许不是高科技,但他们正在做你可以想象的最复杂的东西。奥纬咨询公司的一名机械业咨询顾问托马斯考奇(ThomasKautzsch)说。

  结果呢?托马斯考奇认为,结果正是许多这些似乎不起眼的小行业的德国公司们进行了创新,这些小行业往往是他们的竞争者忽视的市场。一个比较适当的例子是,海瑞克公司(Herrenknecht)这家在1960年代只有1个人的工程公司,目前几乎占据了用于隧道挖掘的复杂重型机械的全球市场。目前,该公司正利用其在挖掘领域的专业技术,扩张性地进入地热能行业。

  把低端产品和高科技产品以及完善的服务打包出售,是很多德国制造业公司成功摆脱依靠廉价劳动力竞争的另一种聪明的方法。格拉斯公司在出售收割机的同时,随机附送农场管理软件,另外还提供生物燃料方面的咨询。欧洲最大的重型拖车之王史密斯公司(SchmitzCargobull)在产品之外,加入了金融顾问、终身维护合同和全球定位系统(GPS)货物监控。所有这些带来了公司收入份额的增长。

  像福伊特集团(Voith)这样的世界最大的造纸工厂的建立者,或者杜尔集团(Drr)这样的为全世界的汽车厂提供喷漆技术的涂装设备公司,也计划着构造技术、培训工人、服务装备和更新与提升服务通常有一个全球的服务网络,这样可减少关闭系统时的昂贵费用。结果是,没有一家中国的暴发户厂商可以不投资几十亿元就可以匹配上这些东西,西蒙说。经济学家把它叫做进入壁垒。对于那些象富伊特和德尔这样的公司,进入壁垒可以保证利润和工作。

  应对挑战

  德国令人惊讶地恢复了繁荣。2007年11月最后一星期的工业订单的数字,令经济学家们感到惊讶,原来以为有一个降低,实际却表明同比增长了13.6%。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坚挺的欧元还是次贷危机,都不能打垮德国的工业威力。自从2000年以来,德国GDP增长的80%来自出口,这使得德国经济增长超过了象法国这样的邻国(2007年德国对法国是2.5%:1.8%,2006年是2.9%:2.0%)。既然出口的成功正通过提升就业和加薪进入较大的经济体,经济学家们说,提高国内的消费有助于缓冲2008年全球经济下滑的趋势。

  外包给比较廉价的地方(例如东欧)已经停止了,马蒂斯(Matthes)说,而且一些公司将生产转移回本国。弗朗霍夫(Fraunhofer)研究所调查发现,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3500家机械制造和化工业的公司将生产环节转移回了本国,因为在象中国这样的地方常常引起质量问题、物流成本或破坏性员工离职率等问题。我们不外包,我们内包。史密斯公司(SchmitzCargobull)的总裁伯恩德霍夫曼(BerndHoffmann)解释道。

  象法国这样的邻国正紧紧地注视着。在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Sarkozy)被卷入一场关于如何赢回法国经济在近年来所失去的竞争的论战中。法国与德国的差距在增大。法国研究部的一名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萨赫瓦尔德(FrdriqueSachwald)说,法国公司在控制成本和创新方面已经落后了。由于过去的保护主义,她说,法国已经比其德国对手在全球贸易的竞争压力中更少地曝光了。

  创造性增长的竞争模式,一种专注于高科技创新和企业创造性破坏的美国风格,也要求大规模的改变。布鲁塞尔的智囊机构布鲁盖尔(Bruegel)比较了法国和德国的出口工业后在11月份提出的报告说,象法国这样的国家无论是学习德国还是美国作为其模式,法国政府的计划者们目前所关注的保护国有巨头都是完全错误的政策。

  甚至在国内,也并不就是说德国的热情高涨的出口模式是万应灵药。虽然制造业在德国经济中所占的主导地位一直在增长,整个制造业方面的工作仅仅在近来有一个小的上升。由于激烈地淘汰了没有竞争能力的公司和产品,工厂工人的数量从1990年占职工总数的40%下降到了今天的20%。这些新的吝啬的、贫乏的重视技术的工厂,需要的不是一大群低技能的壮劳力,而是那些紧俏的、具有高技能的技工、工程师和专家,这已经减少了出口商的增长。

  政府的政策会使事情变得更糟。经过几十年关于移民政策的没有结果的争论,德国除了停止了技术移民,什么都没变。最近,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Merkel)的执政联盟正在讨论取缔临时工的计划,这将剥夺德国公司的一些有助于他们在最近几年中重新赢得竞争的灵活性。

  目前最大的危险,当然是金融动荡可能持续,或者美国经济的衰退给全球经济增长踩刹车。而且作为这一麻烦的包袱,通货膨胀的压力已经在使德国的消费者(总是对通货膨胀异常敏感)变得更加吝啬。但是,即使德国消费者开始精打细算,德国公司的订单还是应接不暇。美国(德国的第二大出口市场)的经济持续低迷无疑能够改变那一双轨景象,使得整个德国的经济增长放慢,但只要中国和其它新兴市场能平衡这种压力,重新焕发活力的德国经济就可能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在全球化过程中立于不败之地。

作者: 斯特凡泰尔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dianzhuzhouhao.com/fangchan/2224.html

栏目:房产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